Rigel

一件马甲挂在椅子上

随便写写|绿皮书

国庆,因为莫名其妙次密接了,在家隔离,于是很幸运地有机会躺下来看了《绿皮书》。


好片子,真的是好片子。


因为一直以来我并不是一个好观众,对于题材挑三拣四,只喜欢爱情电影中的喜剧片,——所以对《绿皮书》始终敬而远之。可也许也是因为,大部分我曾经接触过的资讯都在以一种略带悲伤的口吻来描述这部电影,所以我这个只想寻欢作乐的坏观众就"害怕地逃跑了",或许也有这样的原因。


现在想来,也许实在是电影本身以一种可爱的、温柔的、欢乐有力至于美丽的腔调来讲一个痛苦的话题,才引得二创者自媒体工作者们试图用低调嘶哑的声音来诠释这个故事吧。

这没什么错。


可我总觉得导演过于「欢乐」的叙事腔调是有道理的。它不只只是让电影"变好看了" ,它说:——面对痛苦的应对方式不一定是沉沦和买醉,埋在枕头里面大哭,沉默地隐忍——而还有拳头和粗口建立起来的墙,一种保护。枪口,还有有节制的放纵。

就像托尼所做的一样,他的生活,无论如何,是好幸福好幸福。就像一辆载满糖果的卡车。游戏、赢钱、烟酒、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健壮体魄、还有一大家子,除了总是在为钱发愁还有那并不高的社会地位之外,托尼有一百种快乐可以让别人眼红。


而那种「为钱奔波,家庭在牵牢」的感觉,是卡车先生的防滑链条,否则总是在夜总会工作,几乎可以算半个街头分子的托尼迟早就冰面打滑。所以他是被「难」套牢了的人。可是他实在是好满足,相比唐,他懂得怎么在重压下「放开自己」,这是唐从他身上学会的道理。

——我们毕竟都在「苦中作乐」。


我不知道你会对这些评论怎么想——总之,每个人都从电影里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我看到了托尼带着他的完美生活闯进了唐博士的家里,把一块廉价的「幸运玉石」放到了他精致的盘子里。让这个在车里坐着都有自己专属红色小毯子,只弹「斯坦威牌」钢琴的上流绅士坐在车里面用手吃KFC。

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评判,我只是觉得这很了不起。

肩负不在场的责任的同时,自己本人在场。



 摸了一只戴萌 

  

  他面对着丰富无边,有时会感到贫瘠。

  他是风月,是樱条潇洒飘落的发际。他有时也脸红,有时少年,有时血流得漫无目的。他是性、成就和纯血。和一束恶黑石油表层的斑斓反光。

     他的眼神是向上看的,但是他的嘴唇往下,张口想要求索,可是他缄默不言。发丝是张扬的,但是鼻尖是固执的。

可以想象粉色的部分是被龙的火焰照亮的或者是气血上涌的脸红,额头上有那滴血。


像素,因为画布就是800×800,所以就这样了

(二编


摸了(双关)


和大侄子贴贴的可爱舅舅

给朋友安利时候的一些肺腑发言🥰

我太喜欢虞桉和她的男人们啦!亲亲咕咕老师!!